首页 新闻 图片 专题 时评 日报 晚报 环保 视频 女人 论坛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游 手机版 衡水湖
  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鉴赏收藏 老照片 历史钩沉 文化衡水 新书上架 衡水文艺 文学经典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衡水文艺 >
母亲教我宽容勤俭(田菲)
时间:2017-08-10 09:42   来源:衡水新闻网-衡水日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  我的母亲是一个小脚妇女,她没有名字,也不识字。她太普通了,和北方的黄土没有什么两样。记得小时候,在学校里填家庭状况表,每当填写母亲姓名时,我都觉得挺尴尬。别人的母亲都有一个漂亮的名字,而我在母亲姓名栏只能写“田张氏”。
  可是,我总觉得母亲没有名字挺别扭,于是我给母亲取了很多名字,我让母亲自己挑一个中意的,母亲挑了“秋菊”这个名字,因为她是九月生日。可是我填表时还是不得不写“田张氏”,因为母亲的户口上是这个名字!呜呼,看来女儿根本没有给母亲命名的权利。后来读张爱玲的文章,有一段话感触颇深,她说:乳名是大多数女人的唯一的名字,因为既不上学,就用不着堂皇的“学名”,而出嫁之后就失去了自我的存在,成为“张门李氏”。于是我很羡慕:穆桂英、佘赛花、秋瑾等女中豪杰,她们是有如此的鼎鼎大名!我多么希望母亲有这样一个响亮的名字。为了一个名字,中国妇女竟奋斗了三千年!
  我的母亲虽不识字,但非常明理。上小学时,我和同桌闹别扭(现在已记不清到底是为什么),以至于谁也不理谁。并且在课桌中间画了一条线,不许越界。回到家,我把事情讲给母亲听。母亲说:“你忘啦?你病的时候,人家来给你补课,因为块橡皮,因为张纸儿就不说话啦?想想人家的好。”听了母亲的话,我的脸“唰”一下就红了。自己天大的理由,也不是理由了。于是下午上学,我主动和同桌说了话,我们又和好如初。“记人之善,忘人之过”,我的母亲虽然不会说这样的话,但一生都是这样为人处事。“记着别人的好”短短六个字,道出了人生快乐的根本。“记着别人的好”,心里就充满了阳光和感恩,一生怎么能不幸福呢?
  母亲一生勤俭,辛苦劳作,养育了我们姊妹五个。小时候,生活困难,母亲常常为一家人的衣食发愁。母亲要做一件衣服,要从种棉花开始:种棉花、轧棉花、纺线、织布、染色、裁缝,好不辛苦!至今我不能忘记:织机上,母亲的梭子,飞来飞去,清脆的“咔嗒,咔嗒”的织布声传出我们的院子,从早到晚。我们的织布机会唱歌,但不是独唱,而是大合唱,因为家家户户的母亲都在织机上忙碌。后来学《木兰辞》: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。不闻机杼声,惟闻女叹息”。每读此文,我的眼前自然浮现出母亲织布的形象。我确信:花木兰,就是母亲这样的女性。至今我不能忘记:三十晚上,母亲和大姐忙碌着给每一双鞋子穿鞋带,给每一件衣服钉扣子,好让孩子们在大年初一穿上新衣服。
  小时候,吃过晚饭,母亲的工作就是盘腿往炕上一坐,开始纺线。灯光将母亲的身影放大投射在墙上,母亲一手摇纺车,一手拉线,臂膀一收一合,这是我看到的最早的动画了。等母亲累了,离开纺车,我就偷偷地模仿母亲的样子纺线。可往往就把线拽断了。中学时,我知道用功学习了,一盏煤油灯下,常常是母亲纺线我读书。看着母亲变魔术一样,把细细的纱线从棉花里不断地拽出来,纺车不断“嗡嗡”唱歌,我很快乐。等我写完作业,母亲的纺车旁,也多了几个白胖胖的线穗子。
  我曾经问过母亲:“娘,你希望我长大了干什么?”母亲笑着说:“啥虫拱啥木头儿。”母亲说过一句话“人家的皮袄不暖和”,我很是不解,母亲解释说:“人家的皮袄,你借来穿一会儿,人家来要了,你不挨冻吗?”真是警世恒言!受母亲的影响,长大后,我一直努力工作,勤俭持家,以免去借人家的“皮袄”。
  如今儿时的神话,已经变成了现实。可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了。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。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母亲,仿佛母亲是无处不在的。在母亲刚刚去世的日子里,每当思念母亲,我总是祈祷:晚上,让我做一个梦吧,让我梦见母亲。可梦醒时分,总是空落落的,很失望。日子一天天地过去。母亲去世后五年,父亲也去世了。偶然间梦见我的父亲母亲在我们的老院子里,他们仿佛在干着什么活计,我看不清,我们的黑狗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满满一院子的阳光。梦中醒来,我感觉好幸福,我终于见到了我的父亲母亲,世界上我最亲爱的人!
  母亲,你是我生命海岸上一丝破晓的金色的微光,你是天边那朵飘渺的白云,烘托着我新月般的梦。母亲,你是我永远言说不尽的爱……每当思念母亲,我常常会诵读泰戈尔的一首小诗献:
 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,
  只在我游戏中间,
  有时似乎有一段歌调在我玩具上回旋,
  是她在晃动我摇篮的时候所哼唱的那些歌调。
 
 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,
  但当初秋的早晨,
  合欢花香在空气中浮动,
  庙里晨起的馨香向我吹来母亲一样的气息。
 
 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,
  只当我从卧室的窗里外望悠远的蓝天,
  我觉得我母亲凝住在我脸上的眼光,
  布满了这个天空。
田菲  

(责任编辑:water)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  衡水文化
·《衡水湖的传说》序言:向衡水文
·衡水市两位书法家又入全国大展
·画家薛根深到衡水文化讲堂谈文明
·访衡水市工艺美术家孙怡先
·衡水文化名人:故土乡情——访著
·杨新城《甲城乙城》的本土审美意
·冀州农民刘世生长篇小说《古镇旧
·衡水市群艺馆韩冰摄影作品《拉练
  热点新闻
·新媒体艺术展受追捧 到底是景点
·(大家手笔) 哲学是普惠的学问
·2017京津冀运动休闲体验季河北省
·77、78年我高考:张艺谋刘震云易
·衡水市著名书画家为晚报“庆生”
·枣强“美丽年画”西饼屋:生日蛋
·衡水晚报通讯员赠锦旗 感恩十年
·花语花店:鲜花代表《衡水晚报》
  老照片
哥哥十五上战场(李福才)
哥哥十五上
难忘那年文艺工作者聚会遵化(刘金英)
难忘那年文
衡水第一条柏油路(郭俊禹)
衡水第一条
忆往昔峥嵘岁月(何刚缓)
忆往昔峥嵘
陈振国:我在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经历
陈振国:我
南华大槐树(康占营)
南华大槐树